外围网

八卦娱乐网

2017-10-23 16:47:26

  郑宽身上挂满了鲜花和香囊--,当真是春风得意-,笑着说:“沈兄-,你也太不知趣了。”

  蜜娘瞬间心里沉到谷底,江垣惬意地瞧着她……身后窗外的风景。

  江垣帮他斟酒---,面色不改-,好似很正常的事儿-,理所应道地说:“未来媳妇自是还会有的--,如今放在我这儿也是无用,不如给两个妹妹玩玩,且是帮我做个腰带也是好的。”

  她定是不能用真名的--,想取一个别名-,暗自有些苦恼。

  沈琴妹开口道:“志哥媳妇这肚子圆溜溜的-,瞧着是个姑娘--,我怀莲姐儿的时候就是这样。”

  待到傍晚之时---,怀远侯以及江垣的兄长江圭回来了--,沈家人在江家留了晚饭方回了家。

  莲姐儿的阿太酒过后-,沈老爷子沈老安人身子不好--,亦是有些无脸面对孙家两老-,沈琴妹这番做派瞧不上叔伯妯娌-,且就是娶妻不贤啊-,可那不贤之妻出自沈家,当初孙老爷子让儿子娶这么个药罐子何尝不是看在沈老爷子的份上--,没想到娶了一个搅家精。沈老安人自问若是她儿媳妇--,她定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  “

  “奈哪里来的糖?”

  沈三道:“你这文章写得只消识的一些字的人都可看的个大概。”

  “……先生,可是要走了?”

  到了宫里头,后宫皆来相送-,打着伞站了一群,太后起得也颇早-,眉宇间有些疲惫。

  两人在浴池中尝遍各种姿态,江垣怎么都爱不够,她没有一处不妙-,身子就像是没有骨头的-,可以随意地摆弄--,那处更是妙不可言-,一身皮肉更是白嫩得不行。

  蜜娘知道昨日佛朗基人入京-,她幼时听阿哥说起过海外之事-,便是有这佛朗基的事情-,“他们的眼睛是不是蓝色的-,毛发是金色的-,体型高大-,五官深邃--,同我们相差甚远?”

  范先生如何肯--,连连道:“老嫂子何必这般,过继之事万不可,阿垣是个好孩子---,我愿将蜜娘嫁与他-,亦是看中他。沈家待我亲厚-,早已不关心这后事。”

  一家人在沈家留了个午饭便告辞了-,

  江氏拍了拍她的手背--,欣慰道:“你阿耶没得白疼你。你阿耶对你的亲事最为上心-,生怕一个没留意-,害了你一辈子。原本,他定是不会考虑江家的--,怀远侯府情况复杂,阿垣又是嫡次子,冲着这家世-,便是阿垣再如何诚心,我们也是不愿的。但前些个日子---,你阿公来了信---,怀远侯老夫人求到了他那儿。”

  那便是六十两-,可还有四十两的空缺-,沈振海家的掩面而泣:“呜呜呜---,这还有四十两可咋办呢!”

  江氏推了推他:“别闹哩-,快换下衣服,可别蹭的酒气味儿到处都是……”

  这般想着-,蜜娘觉得早些生也没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