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体网

八卦娱乐网

2017-10-23 16:48:18

  沈三和沈兴淮先下来-,江垣舒了口气--,笑着走过去:“沈叔,兴淮。”

  沈兴淮笑着竖起纸张:“是---,这是蜜蜜。”

  蜜娘翻木盒子--,这个盒子上边有一个放收拾的-,下边还有两个小的抽屉---,她一打开--,果然看见了一朵绢花-,“这也是阿婆做的……”

  沈三那点子感动也就没了-,这老头说话当真是不行--,人正感动着被他一说只想打他。啥吊着末尾啊-,考中就好了--,哪儿管名次。他且还没考虑过乡试……

  骡子叫了一声。

  沈三皱了皱眉:“即使见到了,若是连给个说法都没有,那人也不像样。若是这几日那人上门了,再瞧瞧吧。”

  蜜娘抱着江氏的腰:“呜呜呜-,是悯哥哥给我买的……”

  沈三这几日忙活再加上京城的口味不同,脸颊子瘦了一些--,年轻时人人称道的

  陈老太太见着沈兴淮欢喜---,连连称赞这般好儿郎--,陈家书香门第--,陈老爷子本就喜爱他---,如今更是增添了几分-,陈大爷道:“未见阿爹这般喜欢过下边的孙女婿。”

  江家世代从军-,男子到一定年龄都能有恩荫-,更妨论江垣这般嫡出的。江垣自小就跟随祖父祖母,他们兄弟都会学武-,他学武的同时,还要学文,祖父待他格外严格,如今想来-,怕是早就注定了的。

  江二夫人掩着嘴儿笑:“可不嘛--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天仙下凡了呢!”

  蜜娘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(迷信:被家里死去的长辈看了看-,当地人的说法是,那些长辈在下面纸钱不够了--,就要找儿孙们要纸钱,然后跑过来--,家里就会有人生病。

  大夫人道:“可他还未成家的-,独生一人--,我如何放心?”

  “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人?可我阿耶只有我阿娘?”蜜娘问道。

  一月后--,她是真心想女儿-,沈二让她来镇上同夏至说个清楚,若是夏至愿意回去-,便接回来。

  “阿哥如今可是快活哩,天天往外头跑。”蜜娘语气多有埋怨-,亦是羡慕-,可不羡慕他日日可以去别的地方嘛!

  沈三笑着先走-,蜜娘跟随他身后-,走到回廊口子上--,沈三不知说了句什么-,引得她一笑-,双目弯起--,且是不经意之间一回头-,那少年竟是还未走--,蜜娘忙转回视线。

  沈兴淮写完放下笔-,吃上几口-,热乎乎的汤入胃---,整个人都舒服几分-,站起来跺了几下脚,长时间坐着-,这脚都被冻麻了。

  蜜娘选了一封关于游记内容的信件回复了一下,特地用了自己不常用的字体--,她的字体虽称不上雄浑-,但也不似女儿家的娟秀-,她特意写的大气一些,看上去像男人写的。